小寓言(十章)

□ 谭夏阳

2019-10-16 10:14:28 来源:阳江日报

鸟 鸣晨光,从一滴鸟鸣中析出。那些清澈而无声的鸣啼,落在窗台上,落在枕头边,充满了电——像无法关闭的闹钟。在梦里,我化身为一棵树,吮吸着黑夜:那朝虚无生长的力量,而悲伤逐渐成形——世事沧桑,有些人已离去,有些人丢失在远方……幸好还有鸟鸣,在清晨,叫醒每一棵树,治愈树眼中的忧伤。——现在,我已收拾好内心的颓废与浮华,愉快地,从晨光中醒来。天 桥他在天桥上晒太阳,也晒他的小玩意:仿真皮包、按摩锤、放大镜……我是说,他在向行人展示他的商品,在地摊上。天桥上人来人往,他也不吆喝,只安静地站着,等,像个耐心的...

小寓言(十章)

□ 谭夏阳

阳江日报

鸟 鸣

晨光,从一滴鸟鸣中析出。那些清澈而无声的鸣啼,落在窗台上,落在枕头边,充满了电——像无法关闭的闹钟。在梦里,我化身为一棵树,吮吸着黑夜:那朝虚无生长的力量,而悲伤逐渐成形——世事沧桑,有些人已离去,有些人丢失在远方……幸好还有鸟鸣,在清晨,叫醒每一棵树,治愈树眼中的忧伤。

——现在,我已收拾好内心的颓废与浮华,愉快地,从晨光中醒来。

天 桥

他在天桥上晒太阳,也晒他的小玩意:仿真皮包、按摩锤、放大镜……我是说,他在向行人展示他的商品,在地摊上。天桥上人来人往,他也不吆喝,只安静地站着,等,像个耐心的钓手。一天卖不了几件,第二天,又出现在同一个地方,只为遇到有缘人:“相遇乃是缘”,哦,这古老的交际学,多么实在而又玄虚。他计算过天桥的人流量,也清楚走路人的购买力——他自有他的小算盘,但困囿于他的小狡黠:当他无聊照镜子的时候。

没错,天桥像个纽带,天桥底下却是时代滚滚的洪流。作为时代旁观者,我是说,他也许不知道电商互联网,但应该听说过马云:以前是个翻译员!对的,那也是一座桥梁,或者是,另一座天桥的雏形。

春的副歌

春天来了,我依然无法将自己变得更好。我还会发芽,但早已不事开花——到了某个年纪,我更愿意把芬芳吐露,变为私密收藏。一万个春天过去,我用采集到的全部秘密,为你换到一颗砂粒:里面,闪耀着星星的光芒。

伞之当夏

晨跑回来,墙角的高音喇叭拧开喉咙,对着花园里的花草树木浇灌激昂音乐——它要在植物的躯干里,注入足够多的意志和荫凉,来抵御烈日的烘烤?但夏日这个高温模式,只需一场突如其来的雨就能平息。至于雨什么时候来,请大家打着伞在烈日底下等待吧。这个时候,不知大家有没察觉到——伞这家伙,原来是个两面派!——可不,晴时撑开;雨时,也收不拢。其实,做个两面派还真不易,表面玲珑,内心操劳,只为别人遮风挡雨,搞不好,还要加班加点:看,夏日越拉越长,就是想把“伞”这个两面派给累垮吧。

而树不分昼夜地打着伞,到底是为了什么?秋天来了,树捧出了果实和整个夏天的汗水。

美的定义

一束鲜花,要等它枯萎至尽才扔掉——不是要榨尽最后仅剩的那一丁点儿美,而是在凋落或谢幕的时候,它同样绽放着——惊心的、凋零的美。

静物: 水果

水果并不是安静的。它的内部,有一个小小的循环系统:水泵似的果核,驱动着果汁流向四周,再通过输送网络回流,形成封闭的回环。仔细观察,你会发现放在桌面上的苹果,正一点一点地变红,变熟,释放出诱人的香气——那不是水果的内部在运动,在变化?仔细倾听,你会听到水果里面的喧哗,像一只海螺,呼应着大海的涛声——对于水果来说,那是流水的乐曲、木质的梵音以及众树一起灌录的唱片。

是的,水果正安静地播放着音乐。如果夜晚失眠,在枕边放上一枚水果播放器,它就会在你的梦里细细轻吟:它自带循环的发条。如果要将台面上的水果画下来,那么,别忘了把它的阴影涂成音符,这样它才拥有灵魂——这也是水果在静物画里保鲜的秘密。

含羞草

“爸爸买了两棵/含羞草/刚送到家/就掉光了叶子/它们一定是在路上/说了个悄悄话/然后就把自己——/给羞死了!”

网购两棵含羞草,是想让儿子感受一下植物的羞涩与奇妙:弱小的事物,都有一个自我保护机制。敏感,干脆,敢于闪避和做出微弱反抗(就像上次被大同学欺负,他选择了报告老师)。没想到在送来的路上,含羞草出了意外;更没想到的是,在诗里,儿子把两棵含羞草写活了,尽管他只见过死了的含羞草。

柜员机

在它的身后,连接着冰冷的银行金库,还有国家隆隆运转的印钞机。它吞吐着我们的汗水、账单和口粮,在银行卡上结余——得到可怜的余额。整个过程归结为一次交易,哦,多么宽泛的描述:劳作是一种交易,谈话也是,还要加上各种赋税。财富是什么?当然不是一串数字,如果给它有形的描述:它就是布加迪的流线,豪华游艇的排水量,摩天大楼的极限新高……给它无形的描述呢?哦,破产的基尼系数,螺旋的欲望黑洞——要拥有多少钱,才称得上是真正的富裕?事实上,富人很少使用柜员机。而其他人也逐渐将它抛弃,转上移动支付——那才是真正的数字交易,多么贫乏的时代!当柜员机成为时代的失业者,也就彻底沦为了穷人,它终于有了富足的时间去思考经济学问题——

“请输入生锈的密码!”

“请拿好报废的收据!”

“请留步,有偿陪我说说话!”……

月 亮

月亮在女人的体内渐趋圆满。——哦,多么圆润的光辉,就像抵达了幸福的顶点。可当它破裂,就会流出血来:每月一次。身体里的潮汐,足以孕育出一个星球的盈亏。在生命的轮回里,月亮昼伏夜出,冥冥之中成为人类的血亲。它有时像把镰刀,有时像个隐喻的钮扣——解开扣子,男人闻到了海的腥咸与澎湃。

棕榈树

“道德感就这样,转化为棕榈树”。首先是棕榈树,不是椰树,更不是槟榔树。相似的植物之间,似乎维持着一种翻译性的语言,或者两者互为摹仿,互为映照,从叶子到果实,从果实再到根茎,而这过程中丢失的那一部分,是清风,鸟声,还是抖落于枝叶间的斑斓的词语?它们尽量寻求分歧的最大统一,在共振的频道里释放善意与和鸣,最终,实现种群之间的共和,而不是自治——因此,棕榈树不只是“棕榈”,而是光的底片:以放射性树叶成为太阳的象征;以“手掌”的权杖,在调解中扭转误解,并赢得族群持久的荣誉感:尊贵的海岛,被称为“棕榈岛”;高贵的家族,被授予“棕榈勋章”——而棕榈依然是棕榈。

也许正是这种缘故,我在棕榈树下,感受到了世事的宽宏与清凉。


展开阅读全文

网友评论

更多>>
点击右上角打开分享到朋友圈或者分享给朋友
知道了
湖北体彩网 湖南体彩网 江西福彩网 江苏福彩网 辽宁福彩网 西藏福彩网 江苏福彩网 江西体彩网 欢乐斗牛 安徽福彩网